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法律的七种颜色之一-----正义|iCourt

所属分类: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5-18    作者:宁夏知也律所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宁夏知也事务所发现对于选择并从事法律行业的人来说,对于法律的价值,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独特的认识。在这篇文章中,正义代表的价值,并结合先贤的思想、实务的经验分别展开讨论,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吧。

一、什么是正义?

在英语中,司法和正义是同一个词:Justice,同样,了西方思想的历史

苏格拉底认为,正义在于守法、正义在于至善。

柏拉图将正义分为国家正义和个人正义,他在理想国中指出国家正义是国家三个阶层各自保护其职务,各自保护本分,统治者用智慧管理国家,守护者勇敢保护领土,生产者分配生产,使国家安全稳定

他把个人正义看作是一种美德,即个人公正或公平的思想、行为和品质。社会正义是通过社会分配的正义以及矫正的正义来调整社会成员人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使各个社会成员“各得其所”。

银川律师事务所

斯宾诺莎认为在自然状态下没有正义和非正义的观念。在社会状态下,法律规定的个人财产是正义和非正义的根源。

洛克说,人们为了协调关系而订立了社会契约,成立了代表国家和政府。正义是服从根据自然法构建的国家法律。

他认为,来自良心的正义德性和来自法律的正义规则是实现普遍正义的两种途径。

他认为,正义是建立在人类平等自由基础上的正义关系和正义秩序的体现。国家和政府是人民签订契约的结果,因此国家必须依法保护人民的自然权利。

马克思和恩格斯以自由和平等为基本价值。

法律实证主义的..代表、英国法学家奥斯汀认为,公正就是对法律的服从,公正行为是由实证法规范的行为。

凯尔逊认为,正义观念与人们的宗教、哲学和政治观点交织在一起,不能说是对是错。因为仅凭理性不能完全解决正义问题上的各种争论,所以我们试图用法律的确定性为锚,使得正义这艘不确定性的船加以固定。

罗尔斯将正义理解为“公平正义”,其中之一是前提公平,即这个正义原则是在公平的原始状态下达成的。其二是结果公平,正义原则所指的是公平的契约产生的是一个公平的结果。

诺齐克正义论的前提和核心是个人权利,同时他认为正义是程序,不受程序状态的影响。

经过许多前人对于正义的定义,我们在试着给“正义”下定义的过程中会发现难免陷入形而上学的追问中,同时对于“正义”所下的定义大多需要借用秩序、自由、效益、平等、安全、民主这几种价值加以解释,但保证或保护一种价值,必然就放弃或者损害另一种价值。

正义是人类社会追求的高目标,包括秩序、自由、利益、平等、安全、民主六大价值,不同的正义观只是对这些价值的不同选择和排列,如康德对自由的高度评价、卢梭对平等的高度评价、功利主义者对效率的憧憬、霍布斯、黑格尔对秩序的重视等

许多人都试图在正义的道路上寻找一个方向,比如在《公正:该如何做是好?》这一书中就曾指出导向正义的三个方向:效益、自由、道德,其中效益与自由在后续的系列中会讲到。关于道德,我们在一步一步讨论什么是正义的过程中即已经渐渐看不清脚下的路,如果再往道德的方向走去,那就不仅仅是失去脚下的路,而且更是迷雾重重不知归途。这是因为不同地区、不同身份、不同主体道德的模糊性与不确定性,将会使正义千人千面,更加无所适从。

二、为什么要正义?

银川律师事务所从心理学的层面进行探究,我们追求正义的第1个原因在于这是源于我们自发的精神过程。在我们思考着为什么追求正义之前,我们已经不自觉地走在追求正义的路上,这就是孟子所说的人性本善。我们的“心”是头放任的大象,我们的“智"是具备掌拉能力的骑象人。骑象人的工作就是服务大象。骑大象是有意识的论证、推论,大象是自发的精神过程,它发生在我们的意识之外,实际上控制着我们的大部分行为。因此,正义就是让每个人都有自己应有的永恒意志,因为这种意志是生来就有的。

人们的本能反应会对他们的推理会起到导向性作用,尽管道德推理在这时候属于“事后诸葛亮”。但在此我还是要说明人们追求正义的第二个原因:法律是由人所实施的,而法律实施的后果可能落到每个人自身上。

前半句话“法律是由人所实施的”,说明的是“人”这个因素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同的人所理解的“正义”或许天差地别。公正有一张海神的脸,变幻莫测,随时可以呈现出不同的形状,有着极不一样的容貌。所以我们希望可以看清正义这张脸,由不可控变为可控。

后半句话“法律实施的后果可能落到每个人自身上”。那是因为法律的适用可能导致每一个人身上,某个过程的不正义可能迁移到任何一个人身上。所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是一种会想象的动物,更是一种会共情的动物,任何一种非正义都可能与自身相关,这也是人们追求正义的原因。

“法律是由人所实施的,而法律实施的后果可能落到每个人自身上。”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人们希望作用于自身的法律是自己所了解的,是确定的”,这就是人们关心正义的原因。

三、我们如何适用正义?

虽然我们无法明确定义正义,但正义可以进行分类,正义有一种分类,可以分为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实体正义是正义的结果,而程序正义是实现正义的过程。丹宁勋爵说过: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看的见的方式实现。

实现正义的过程必须走出盲盒,以一种透明的方式,实现看得见的正义,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程序正义。苏格拉底拒绝好友相助越狱,而遵守雅典城邦的法律对他不公正的判决,他所坚守的就是程序正义。

刑法所贯彻的疑罪从无原则,其实也是一种在程序上让出“先手”的体现,因为刑法是强大的国家机关“先手”制定的,在真相不明的情况下国家机关愿意放弃犯罪嫌疑人的定罪权力。

第1百条第三款规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了解疑罪从无的原则并非理所当然的司法惯例,在中国古代就有疑罪从神的原则,把个人的生命交给占卜师来决定,更多的是疑罪从轻,只是减少处罚,并非免罪。

关于如何运用正义,正是因为实质正义千变万化,难以捉摸,所以我给出的答案是:重视可见的程序正义,建立可见的程序正义,维护可见的程序正义。

让我们改变开始时的问题的方向。银川律师事务所认为如果有人声称制定了一部法律,是正义的,我们必须小心。请记住,法律中的正义无法单独存在,正义是由多重不同价值的取舍、排序,在一定程序的规框架下实施的。如果找不到正义薄纱下隐藏的真正价值,就要警惕这个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