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刑事辩护的魅力----合同诈骗案的辩护

所属分类: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1-29    作者:知也律师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法律是人文科学,即很多法律知识是人“做”出来的。毫无疑问,人类对周围世界的认识存在着局限性,这种局限性导致人们对事务的认知存在不足甚至偏差,当然也包括法律。首先,宁夏刑事辩护律师认为法律一出台就落后于社会生活;其次,在法的运行过程中,人们对个案的认识、法律的适用存在不同的任何和理解。

法律与数学不同,在数学的世界,“1+1=2”一般是不需要争论的,但在法律的世界里,很多问题都存在较大的争议,这就是刑事辩护的魅力。今天以一起合同诈骗、销售伪劣产品案为大家展示宁夏刑事辩护律师的风采。

宁夏刑事辩护律师的魅力----合同诈骗案的辩护

案件基本事实

2015年11月,山西某园林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公司”)在内蒙古某地中标农田灌溉工程。中标后,山西公司将工程分段承包给包某、张某,分包价格为18元/米。按照中标合同约定,该工程需要使用6.6mm的地埋PP管材(市场价格21元/米)。

包某、张某分包工程后,到河北省雄县某塑料制品厂找该厂实际控制人冯某洽谈购买地埋PP管材事宜。鑫帝龙厂法定代表人系孟某(冯某之妻)。包某、张某与冯某询价后就走了,又到其他厂家询价。晚上,冯某约包某、张某到家里吃饭,席间包某称,其他厂家可以生产、销售两头厚中间薄的管材,价格比较便宜,如果冯某也能卖给包某这样的管材,那么包某就与冯某签约。冯某为了促成这单生意,就答应了包某的要求。另外,在雄县当地,此类管材非常普遍。按照相应行业标准,此类管材管壁不得低于3.4mm。

经协商后,包、张与冯签订了购买6.6mm管材的合同,数量为10万米,价格为21元/米。冯某依约供应一车管材后,包、张又发给冯一份合同,内容是将管材壁厚更改为3.4mm。其中,冯某获得每米0.2元的利润。

包某购买管材的款项均系从甲方预借的工程款,并且需要支付3分的利息,有相关财务凭证和借条为证。每次发货,包某都是按照6.6mm管材的价格计算材料款,并以此数额向甲方借款。期间,包某、张某要求冯某每笔材料款到位后,将部分差价返还给包、张个人,用于支付工地工人工资。每笔材料款到位后,冯某指示妻子孟某给包、张转款。

包某、张某根据与甲方的合同约定进行施工,期间监理和现场甲方负责人也都知道包某、张某使用的是3.4mm的管材。当工程接近尾声时,当地农民发现管材壁薄,于是到政府告状。张某进行了部分返工,更换了部分管材。后政府和监理单位要求停工。

2017年底,山西公司的两位律师到雄县调查管材相关事宜,与冯某、孟某详细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2018年3月,当地警方陆续将包某、张某、孟某抓获归案,冯某取保受审(考虑到冯、孟二人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涉嫌的罪名是合同诈骗罪、销售伪劣产品罪,涉案合同款200余万。

该案于2019年7月16日开庭审理,我作为孟某的辩护人出庭参加诉讼活动,四被告辩护律师均做无罪辩护,理由是:本案缺列被告,罪名竞合,公诉机关的指控有误;本案案发现场不明,《鉴定意见》违法,相关鉴定的检材来源不明;证人是拿着材料作证(公诉人当庭释明),显然证言被污染;本案系合同履行问题,应通过民事诉讼解决,且山西公司已经以产品质量责任纠纷为由提起民事诉讼(目前中止审理),要求四被告及监理公司、管材生产厂商赔偿损失。被告人孟某不构成合同诈骗罪,也不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

2019年11月15日,法院再次开庭,本案涉及PP管材的鉴定人出庭作证,通过交叉询问,推翻了涉案产品不符合行业标准的鉴定意见。至于产品是否符合合同约定,是司法判断问题,不是鉴定机构的鉴定范围。

2019年12月6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证据不足,予以驳回,但认为指控的合同诈骗罪名成立,遂以合同诈骗罪判处包某十年有期徒刑,冯某六年有期徒刑、孟某五年有期徒刑、张某四年有期徒刑;均并处罚金10万-3万不等。

包、冯、孟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该案2020年6月10日二审开庭,以下是庭审视频。

我们认为,根据我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条之规定,包某、张某在工程上使用了不符合合同约定的产品,应当负责修理、更换。退一步讲,包、张即便使用了不符合合同约定的管材,也是民法上的违约行为,本案就是个民事纠纷。包某虽然使用3.4mm的管材不符合合同约定,但山西公司分包给包某、张某的工程价格,根本就买不来合同要求的6.6mm的管材(市场价格21元/米)。如果包某花21购买管材,加上工人费用3-4元/米,那么包某、张某干1米的工程就赔6-7元钱,小学生的智商就能明白问题的核心所在。如果包某、张某构成合同诈骗罪,那么签订这样的明显无法履行、工程还没干就赔钱的合同,是甲方弱智,还是现场监理眼睛瞎了?包某的笔录中明确,其曾给现场负责人送礼;而甲方的某位负责人,就是张某的侄子,难道甲方什么都不知道?这叫合同诈骗?招投标领域普遍存在的低价中标/违法分包,然后通过工程洽商、变更、增量等方式获得预期利益的现象非常普遍,否则所有的工程将停摆,招投标体制如此。期间是否真有腐败不得而知,你们挂靠投标,违法分包,层层赚的盆满钵满,出了事就抓几个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判刑,问题就解决了?这只是工程的两个标段,当地有关方面能保证把所有的标段挖开,PP管材都没问题吗?这一点,是公诉人不清楚,还是法官不明白?一审法庭上,辩护人再三要求,控方竟然不敢把招投标文件作为证据提交,何故、包某、张某骗来骗去,骗的还是自己的工程款,并且还要支付利息,这种逻辑更加可笑。对于冯、孟而言,仅仅获得了PP管材的正常利润,把他们夫妻作为合同诈骗罪的共犯处理,更加奇葩!

该案二审是否改判现在不得而知,但至少能够发回重审,这一点我是有把我的。通过律师努力的辩护,帮助法庭查明事实,为当事人赢得诉讼利益大化,这就是刑辩的魅力和价值,也是我喜欢刑辩的原因。